人民法院报

时间:2021-11-24 12:39 点击:

  作为一个专门处理交通事故案件的法官,几乎每天面对的都是愁容满面的当事人,心情难免压抑。但是,每每想到小楠拿到赔偿款时的微笑,我心中就又会回归平静和满足。

  两年前的一个夏天,一个叫小楠的女人来到法院,起诉交通肇事方。她的小儿子毛毛在村里街上玩的时候被一辆飞驰而来的摩托车撞倒,但车主却拒不承认是自己撞的,无奈之下,她只好诉至法院。

  “法官妹子,俺孩子真的是他撞的,都有人看见了,他就是死不承认,气死俺了。”小楠非常愤慨。可证据呢?我了解到,现场唯一的证人是小楠的邻居,仅凭她的证词根本不能认定,而交警队出具的痕迹检测报告也不能确切证明是被告撞伤的。另外,由于被告的摩托车没有上保险,即便认定了,小楠能否凭判决书顺利地拿到赔偿款,也要打个大大的问号。“孩子转了几家医院,家里实在垫不起了,只好回家休养。你看看孩子都这样了,那人管都不管!”小楠一边拉着我,一边给我看手机里毛毛的照片。望着病床上孩子那无助的眼神,我暗下决心,一定把案件办好,让当事人安心。

  送走小楠后,我重新阅卷,梳理了办案思路。在了解到被告小路(化名)是一名在读的大三学生,家长邻居反映都不错,如果能弄清楚被告抵触情绪的原因,达成和解不是不可能。第二天,我把小路约来,送达了诉状。他态度强硬,一再说对方是在讹诈。我给他看了调查笔录,出示了毛毛的照片,他态度才逐渐缓和下来。经过一番交谈,我了解到,原来他之所以不愿意承认,主要是担心原告申请伤残定级后索要巨额赔偿。实际上,毛毛达不到伤残等级,只是需要住院治疗。弄清楚事情原委,我把重心放在了调解上。经过多次协商,双方握手言和,小楠顺利拿到了赔偿款,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

  事情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,案件的情节已日渐模糊,但小楠微笑的画面永远定格在我脑海里。那个画面给我满足,给予我能量,让我在执法办案中笃定前行。(王润刚整理)